ASIST Bulletin – IA 專題 (August/September 2006)

本期的ASIST Bulletin刊出了IA專題。ASIST – 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可以說是這個圖書資訊學學門的主要學會之一,而每年IA最大的IA Summit,也正好是ASIST舉辦的。這期專號有八篇專文,扣掉第一篇由主編介紹性各篇內容,以下共有七篇專文。本文摘要各篇專文,最後還對這幾位作者有點小分類。

本期的ASIST Bulletin刊出了IA專題。ASIST – 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可以說是這個圖書資訊學學門的主要學會之一,而每年IA最大的IA Summit,也正好是ASIST舉辦的。這期專號有八篇專文,扣掉第一篇由主編介紹性各篇內容,以下共有七篇專文。我個人認為,第二、五、七這三篇特別值得一看,因為他們都提出很強而有力的論點,某個方面也都挑戰且擴展了IA討論的領域,這些都是值得進一步加以論證或修正的。以下是各篇摘要:

  1. Grant Campbell是加拿大的一位有二十年教學經歷的圖資教授,他專長是詮釋資料、分類系統與控制詞彙。在我們說來,大部分屬於資訊組織領域的研究。他從2000年就開始參加IA Summit,這篇An Academic’s View(一個學院派的觀點)描述他個人這幾年來參加IA Summit的想法。他感覺IA這個議題的文化與他熟悉的學院文化大不相同,但是他仍然喜歡參加IA議題的討論,因為能了解更多學院以外的想法。他也歸納了三點IA議題文化與學院文化不同之處。
  2. Brian Arbogast de Hubert-Miller 是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資訊學院的博士候選人,不幸今年春天因癌症過世。這篇The IA of
    Potentiality: Toward a Gounded Theory of 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Philosophy,
    Theory and Research
    (資訊架構的可能:以紮根理論探究資訊架構哲學、理論與研究),試圖以紮根理論的研究方法,從IA listservs(郵件論壇)與聚會間的非正式對談中,找出資訊架構的方法與理論,以奠定學科基礎。不過在這篇短文中,並沒有看到任何紮根理論的影子。Hubert-Miller在此處只提出了自己對於資訊架構的定義,是透過對Information與Architecture作出語義上的定義探究。此文是由他的老師Kathleen Burnett所編輯的,並將會在學術期刊上出版博士論文已完成的其他部分。
  3. 簡單的說,Christine Connors 的Metadata: Practical, Painless, Profitable(實際的、無痛的、有利益的詮釋資料)一文,認為詮釋資料可以幫助組織能夠有效的檢索資訊,進而減少組織營運成本並提高利潤。文章中有說法但是沒有進一步的論證。
  4. 在華盛頓州立大學的碩士生,並且也在 Microsoft 內部從事IA工作的 Samantha Starmer ,這篇Selling 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Getting Executives to Say “Yes" (推銷資訊架構:讓老闆說Yes) 歸納出五個向主管或客戶推銷IA的命題:(1)說明那裡有問題,然後你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2)說明最少能帶來多少利潤; (3)利用政治手腕; (4)不要畫大餅; (5)注意推銷時的風格與格調。基本上我認為這些經驗談是一般的企業生存技巧,在實務工作上有啟發性,但較無新穎的理論貢獻。
  5. Andrew Hinton 的這篇 We Live Here: Games, Third Places and the 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of the Future (活在其中:遊戲,第三場所與資訊架構的未來)可能是本期中最重量級的一篇。Hinton是資深的資訊架構師,也是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Institute 的發起人之一。他認為IA與線上遊戲設計有密切的相似性,並且線上遊戲的成功可以對IA有所啟發。他認為:
    「如果資訊架構是在於設計一種新的,用位元取代原子的人類活動空間,當然能從線上遊戲,這種更典型的共享數位環境中學習。」
    除了線上遊戲,Hinton也舉了WikipediaCraigslist 作為例子,說明如何能夠透過好的規則與架構的設計,使得一個數位環境能夠不斷的活動成長。我覺得,越早投入IA議題,或是說開創IA這個主題的人們,其實心理面對於IA的意義都大不相同;他們是開創議題的人。反而是後面跟隨的參與者,反而更執著於有限的IA應用與工具性的範圍。
  6. Austin GovellaThe Language of Interaction: Rich Interfaces, Networks and Design Patterns(互動語言)認為更多資訊溝通能力才是導致人類進化與存活的原因;這點我沒有太多想法,這也不是他的重點。Govella本文的主要論點是:更互動的網頁設計,如Ajax,能大幅改善溝通的品質。但是在網頁設計上,還沒有適當的網頁設計方法與語彙來進行互動網頁設計。我想Govella只是初步從網頁設計者的角度點出問題而已;我認為互動網頁設計,或是所謂RIA設計,會讓網頁設計由平面出版變得更像應用程式或是遊戲設計,而網頁設計時溝通的語彙本來大多都是由平面設計所繼承的。
  7. Jason HobbsDesigning for Developing Contexts 是一篇很有趣的文章。位於南非的Hobbs,並沒有執著在網頁設計的執行語技術問題上。這篇文章裡面,幾乎是看到Hobbs用社會學的方法在描述南非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 的Braamfontein 區的網路咖啡店(照片),與描述一般使用者的電腦行為。Hobbs認為設計的問題並不在於要完成一種「國際主流」的設計水準,而是切合使用者的情境。換言之,「南非的網路市場太小、頻寬不夠」,並不能作為無法進行完整設計的理由。Hobbs認為,「資訊架構設計應該要放在更廣泛的使用者經驗情境裡面,這樣,所設計的架構與功能,才能夠回應人們實際利用資訊的需求。」Hobbs將資訊架構的工作,從網頁或是電腦介面設計的框框中擴展出來,取代以社會學與資訊行為科學的寬廣視野;我個人完全同意這樣的主張。

把這篇翻好寫好以後,跟planetoid聊了一下,然後我想到一種有趣的比喻。就像「資訊架構」是用「建築師」來比喻「資訊工作者」,我發現這幾篇專文的作者心目中的「資訊架構」也有些許不同。如果他們都是建築師的話:

  • 第一篇的Campbell是為參加建築師研討會的風水堪虞大師;
  • 第二篇的Hubert-Miller是為建築理論學者;
  • 第三、四、六篇都是室內設計師,不同在於Connors(3)強調室內設計是有利的,Starmer(4)教大家如何說服客戶,Govella(6)強調新技術的重要;
  • 第五、第七都是念城鄉所或是都市規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