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期,牆面是我的工作區

artwork_multi94_01-01
因為Jimmy的留言,我才又回頭去看了一遍我大學時候的畫作。雖然有許多畫作已經因為意外永遠的損毀了。奇妙的是,這些留下來的影像仍然給我力量安心與沈澱。
在大學時期,美術系的學生們通常是同學們合起來租下一整棟透天厝,然後每人分上一大間,住宿兼工作室。我的房間比較小一點,所以主要都利用我的牆壁。我用各式各樣的膠帶或黏貼劑(所以大學時期我最常逛的是五金材料行),把紙或畫布貼上牆壁,然後就開始把某些東西搞進去所謂的「作品」裡面。現在看看這張照片,顯然我還搞了不少奇怪的東西進去:畫布打底劑、油畫顏料、自己製作的松脂媒劑、壓克力顏料、水泥漆、版畫顏料、炭筆、碳粉、墨汁、動物膠、水干顏料、絹版脫模劑。大概就這些吧。
這張算是兄弟合照,我把幾張不同的作品排在一起合照。不過回到台北以後,完全沒有空間把作品放在家裏。全部蜷區在某個雜物角落裡面了。

烏來速寫 2004.05.23

20040421_wulai_02_artwork-s.jpg
我的眼睛沒辦法在日光下畫太久時間,所以後來我就不作寫生這種事情了。算算已經是十年以上的事情了吧。
開始動筆以後很感覺陌生,以為應該可以作到的事情都像是只存在想像中而已。
因此畫了幾張就放棄了。
但也許並沒有完全放棄,到底該怎麼轉化再現,什麼角度去看去理解眼前所見,似乎還在偷偷想著方向 。所以掃描起來以後,用電腦加工一下。看看有什麼結果。
貼出來是為了警惕,時光與自己。

[舊文章]18th 新生地.A5

artwork_leo24_08-01
A5.
「就像你所說的,我也有過想要改變,回到原本的地方,可能是因為原本再也不可見,過去只是彷彿。在我向認為的前方尋找時,竟然發現了過去。我以為這是我原先的記憶之地,有是想逃往的地方,卻是依然。
不過,這裡叫做新生地。」

86 cm x58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壓克力顏料 陶土 動物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B3

artwork_leo24_06-02
B3.
「就像我拾起一塊石頭向前丟去,它會飛成一個拋物線然後掉下。而生活是一定會一再的掉在拋起的。我一直這樣想,那總是不停的投擲,向有一個方向投去,向沒一個方向投去,再掉在地上,而我拾起同一塊石頭。」

88 cm x119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壓克力顏料 動物膠 絹版脫模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A4

artwork_leo24_07-01
A4.
「一直等到我確定,所有的『新』都已經在我的身上褪色之後,我以為我脫離了以往,來到另個軌道。當時我只是漫遊,因為一直找不到,再另一個軌道上的新事物。我就只是沒有新發現的,一直沉寂的運行著。我以為尋找是為了失落,漫遊是為了缺乏。」

86 cm x58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壓克力顏料 陶土 動物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A3

artwork_leo24_05
A3.
「後來我的創造用盡,或是一切都落回原來的模樣。我以為,我就如此消失了,跟著『新』一齊化為框空氣中的灰土。我只想要怎樣才能把我自己湊回來,因為我以為那種茫茫,是來自喪失了所憑藉的我自己。卻沒有注意到其他的事……」

88 cm x119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壓克力顏料 絹版脫模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B2

18th_04
B2.
「當時我還為能親身活動在這地;原先對我而言不曾存在的地方;感到欣喜,久了也沒什麼感覺。但是當我想改變現況,回到當初這地對我還只是個概念的時光,我卻發現我都只能一直在這塊地面上。回頭我想找那最初沒有這塊地的記憶,可是當我一動念,我知道還是躲不掉,我的一部份已經是這塊地。」

88 cm x119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絹版脫模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