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Morning Report]中國城的滋味不只是中國菜


[前言]
我在紐約吃飯的時候都會厚著臉皮把食物用相機拍下來。加上我的同學morning的美食導讀,終於有機會進行紐約飲食報導。
這是我在紐約的第一頓中餐,因為我要求朋友帶我去「一般日子會去填肚子」的地方吃飯,所以就先從中國城的餐館下手….

繼續閱讀 “[NYC Morning Report]中國城的滋味不只是中國菜"

[紐約]夜景:Manhattan


在朋友的帶領下,
到布魯克林 Brooklyn 的義大利小餐廳吃晚餐。就在河邊,是個安靜的小地方。吃飯前因為客滿了,所以我們還去河邊逛了一下。
很溫暖的義大利料理。
吃完後,順道去河邊看著名的紐約夜景。最棒的是沒有什麼人。chiyi後來累了睡在河邊的椅子上,早安和佩玲兩個人一口氣把70~80年代台灣女歌手的招牌曲全部唱了一遍。正對紐約燦爛夜景的KTV。

[紐約]華爾街_高樓印象


到紐約的第二天,來到島的南方,財富的樞紐。
路面並不會比我家前面的馬路寬,樓房卻高了許多倍。
變成一種垂直的感覺,所有的線條,都像一種向上的暗示,升高升高。
並沒有壓迫感,只想到以前唸書時提到的歐洲哥德式教堂的垂直線條。於是Wall St.變成美國人新的救贖。

[MOVIES TALK] Final Fantasy: The Spirits Within


雖然我看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忘了這是部電腦動畫。這可以用來說明電腦動畫做到相當擬真的地步。
然而看到不少的影評紛紛針對電腦動畫的人物,表現不如真人的演技,作為批評的重點之一,卻覺得這種看法是完全不了解動畫的立場的批評。
與直接拍攝現成物或演員表演的電影不同,動畫片一開始就是面對一片空白的螢幕;然後才等著導演或製作人員一項一項的把不同的要素加上去;線條、顏色、動作的內容、等等。
從場面調度的角度來探討,動畫幾乎是場面調度的極至表現。換句話說,電影的構成是由導演在無限的細節中,以控制有限的動作來形成內容;而動畫相反,是以有限的細節中,以各種的動作形成無限的內容。兩者的立場正好相反。

繼續閱讀 “[MOVIES TALK] Final Fantasy: The Spirits Within"

[24HR] am0100:難,畫好的心


幫朋友做結婚用的賀卡。
現在覺得要徒手畫一個很漂亮的心,還真是難。
下午的時候,一邊討論著用哪張照片好,一邊小夫妻兩個就當著面吵起來了。雖然有點尷尬,不過還是得調停一下兩邊的情緒。後來聚會匆匆結束後,我一邊走一邊想著,是不是因為覺得是應該要越親密的人,越容易覺得對方不了解自己?也越覺得不能忍受,哪怕是一點點的疏忽。
這個心我本來以為是很好畫的,結果沒想到畫了半天一直沒有理想的形狀出來。
理想的形狀。對稱的形狀,不對稱的形狀。姿態。互補。依賴。
真的很難。吧。

[紐約]計程車


就坐那麼一次紐約的黃色計程車,從機場到chiyi家。
紐約的計程車,前座與後座之間,是用壓克力版隔起來的(應該不是防彈玻璃吧…),中間還留一個小窗。司機後腦勺上貼了計程車的證件,牌照還有司機的相片。老實說第一次看的時候以為計程車上怎麼也有貼通輯犯的照片…阿,還好還不太會說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