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章]18th 新生地.A5

artwork_leo24_08-01
A5.
「就像你所說的,我也有過想要改變,回到原本的地方,可能是因為原本再也不可見,過去只是彷彿。在我向認為的前方尋找時,竟然發現了過去。我以為這是我原先的記憶之地,有是想逃往的地方,卻是依然。
不過,這裡叫做新生地。」

86 cm x58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壓克力顏料 陶土 動物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B3

artwork_leo24_06-02
B3.
「就像我拾起一塊石頭向前丟去,它會飛成一個拋物線然後掉下。而生活是一定會一再的掉在拋起的。我一直這樣想,那總是不停的投擲,向有一個方向投去,向沒一個方向投去,再掉在地上,而我拾起同一塊石頭。」

88 cm x119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壓克力顏料 動物膠 絹版脫模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A4

artwork_leo24_07-01
A4.
「一直等到我確定,所有的『新』都已經在我的身上褪色之後,我以為我脫離了以往,來到另個軌道。當時我只是漫遊,因為一直找不到,再另一個軌道上的新事物。我就只是沒有新發現的,一直沉寂的運行著。我以為尋找是為了失落,漫遊是為了缺乏。」

86 cm x58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壓克力顏料 陶土 動物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A3

artwork_leo24_05
A3.
「後來我的創造用盡,或是一切都落回原來的模樣。我以為,我就如此消失了,跟著『新』一齊化為框空氣中的灰土。我只想要怎樣才能把我自己湊回來,因為我以為那種茫茫,是來自喪失了所憑藉的我自己。卻沒有注意到其他的事……」

88 cm x119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壓克力顏料 絹版脫模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B2

18th_04
B2.
「當時我還為能親身活動在這地;原先對我而言不曾存在的地方;感到欣喜,久了也沒什麼感覺。但是當我想改變現況,回到當初這地對我還只是個概念的時光,我卻發現我都只能一直在這塊地面上。回頭我想找那最初沒有這塊地的記憶,可是當我一動念,我知道還是躲不掉,我的一部份已經是這塊地。」

88 cm x119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絹版脫模膠

[舊文章]18th 新生地.A2

artwork_leo24_03-01
A2.
「當我剛到這裡,覺得什麼都是新生的,認識它像一種創造。再我第一次見它,或我第一次沉浸其中的時候,創造就已經發生了。原本我是想賦予『新』的意涵,而使舊的軀殼老去。可是當時光流動,新卻一層層剝下,而軀殼依然。」

88 cm x119 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水干顏料 動物膠 陶土 壓克力顏料

[舊文章]18th 新生地.B1

18th_01
B1.
「我第一次看到這地面,是在一張紙片上,複製的圖片,彩色還是黑白的,我忘了。
看著這地,只不過就是塊地嘛。有些草,什麼的自然物的形象,我想對一個嚮往自然的人類還有些意味吧。可是再看看,其實也沒有什麼自然物在裡面,這地不也是人改變的嗎?」

86cm x 58cm
牛皮紙 炭筆 炭精 墨汁

後記 [舊文章] 山下


放上線的時候,已經離寫作的時間好多年了。
一開始自己也沒有辦法適應這樣的文字,只能很快的用眼睛掃一遍過去,好像只是看到一堆文字組合在一起,沒有辦法通順的閱讀。心理也一點點奇怪自己是怎麼寫出這些東西出來的。覺得一種陌生的感覺。
過了幾分鐘,我再看一次,這次是比較慢的,一個字一個詞的去看,而不是去讀它;突然像打通了某個塞子,崩的一下周圍的空氣與細節又回來的一樣。
是這樣的,我那個時候,滿心在意的不是通不通順的問題,是字與字詞如何組合的問題,所以留下了很多怪而難讀的句子與文章。我希望的閱讀是像解碼或推理的過程,從字中找出連結,從關係中找出證據,在文字的交叉中產生新的意義。
它適合的是極慢板的節奏,甚至當詩來讀。那時我的書寫偶像是許達然與某些不知名的大陸作家。我努力的地方,不在表達,不是表現,不是某種意義,不如說是,某種形式上的,某種希望透過不斷的再閱讀產生新的意義。
而對我而言,經過了許多年遠離創作的生活,能夠透過這個作品找回自己當時的思維氣氛,是當初想也想不到的。
日子,真的過的快。

[讀書札記]斷絕的時代


【購書札記】
這是在逛誠品大亞店的時候買的。
平常逛書店的時候從來沒有看過這本書,
所以一眼看到的時候很稀奇,就很想趕快買下來,
一種收藏的癖好。
書保存的相當新,不相信這竟然是一本民國67年印好的書;
如果沒錯的話,這本書是印好後了23年以後才被我買回,
一本協志工業印行的彼得杜拉克的商管書。
協志印的書有一種古老的紮實感,可惜我沒有適合大小的書套可以好好保存。

繼續閱讀 “[讀書札記]斷絕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