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九型人格分析

準嗎?讓我們聽聽各位來賓的意見??

九型人格分析
第五型 智慧型、觀察者、思想型、理性分析者、思考型

15%

第一型 完美主義者、完美型、改革者、改進型、秩序大使

14%

第二型 助人者、全愛型、助人型、成就他人者、博愛型

13%

第九型 和平型、和平者、和諧型、維持和諧者

13%

第四型 藝術型、浪漫者、自我型、憑感覺者

12%

第三型 成就者、事業型、成就型、實踐型

10%

第七型 快樂主義型、豐富型、活躍型、創造可能者、享樂型

8%

第六型 忠誠型、忠誠型、尋找安全者、謹慎型

8%

第八型 領袖型、能力型、挑戰者、保護者、權威型

7%

Game in Library (Punch Party 01)

今天Acer問起,我才想到上次在Punch Party沒頭沒腦亂講的簡報還沒有放上blog。其他人都好棒,我去獻醜了。

Acer: 你為甚麼要講這個題目啊?
XXC: 因為…我列了四個,問Carol講哪個比較好?她說隨便,不過「有遊戲看起來比較好玩」。所以就這個了。

(點入 slideshare 可下載PDF版本)

繼續閱讀 “Game in Library (Punch Party 01)"

我也想要有台 SenseCam

剛剛從Engadget看到,微軟研究所開發的 SenseCam 。它是一個小型可攜式的數位照相機。就是一個解析度不高(640×480 pixels)魚眼鏡頭,記憶體(1G SD card)可以紀錄超過30,000張jpg影像,可以定時(30秒)自動拍攝,或是感應到場景有變化的時候才自動拍攝。

 

所以這個東西不是拍好看的,而是用來「助記」,可以幫助人們紀錄日常生活。應用在失憶症的臨床研究上,透過相片的回憶,症狀能有大幅度的改善
另外,還有些其他的應用。如,拿來作「日常生活的數位典藏」等文化性的功能。或是用在某些需要紀錄一整天生活的場合上。我最想要拿來用的,是作為研究工具:研究者進行田野研究,觀察紀錄的有力的工具。這樣研究者穿梭在現場,就不需要一直拿著一台礙眼的數位相機,並且常常扼腕剛剛沒有拍到有意義的一刻了。

* 微軟SenseCam 計畫網站

波赫士的富內斯

Eysenck & Keane (2000) 書中提到,人為何需要去組織各式各樣的知識。是因為人不僅僅只需要獲取或儲存知識,還需要以一種經濟合內容豐富的形式以組織知識。

Eysenck & Keane 進一步以波赫士(J.L. Borges, 1944)小說中富內斯(Funes)這個角色作為例子。這個故事的中文版本為「博聞強記的富內斯」,在台灣商務版的波赫士全集第一冊中。Funes 具有驚人的知覺記憶力;不僅僅是過目不望而以,他能記得所有不同的時刻所看過的個別具體的東西。「富內斯非但記得每一座山林中每一株樹的每一片葉子,而且還記得每次看到或回想到它時的形狀。」以這樣的理解力與記憶力為基礎,富內斯的某些認知行為便與一般人不同了。一般人可能認同這樣的看法:「洛克指出,每一件具體事物,、每一塊石頭、每一隻鳥、每一根樹枝都有其專名的語言是不可能的。」而富內斯卻反而認為這樣的作法太過於概化了「富內斯也層設計過一種相似的語言,但後來棄置不用了,因為他認為過於一般化,過於含混。」

繼續閱讀 “波赫士的富內斯"

飽受攻擊的系統公告

我的命運,是個「說了什麼,什麼就不會成真」的類型。
例如說,上個月跟Jeph聊到最近主機被Spam的狀況,我說「最近比較少了」。馬上後面整個月Spam又多起來了。頻率則從每週兩三次,逐漸加溫到每天一次的密集攻擊。
然後,上週起房客腸子Shopping也分別反應主機連不上沒有回應(受Spam攻擊的副作用),而我據實以告之曰:「每天晚上12點半前後都會有一波spam攻擊,大約會持續一小時,那個時候主機很容易因此癱瘓…」云云。然後今天就發現,X媽的Spam已經加強為一天好幾次了。
下圖是主機因為spam導致無法回應的頻率。雖然一週來才累計8小時(平均則相當每天1小時多)。但是像是12/7號這一天就有五小時主機因此無法連線。
site-down_2007-12-08_132051.png
連我自己要用主機資源都會很困擾,因為連不上主機就無法作筆記等等。以往已經試過一些簡便防堵措施,看來實際效果不大。只好藉此將問題公告諸房客,我(論文解決)之後會再找時間完整的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