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ruptive。wiki (links for 2005-10-21)

顛覆性技術

最近常常看到這個字「Disruptive」,如「disruptive innovation」、「disruptive technology」等等。通用的翻譯會是「破壞性創新」,但是也有不同的見解。我是基於disruptive是與「維持性創新」(sustaining innovation)對立的,因此自己翻成「顛覆」。這觀念讓我想到Peter Durcker 在1969年寫就的經典著作「斷絕的時代」。就算36年以後的今天再讀這本書,還是有些啟發。創出disruptive innovation 這個詞彙的Christensen 其著作列在下面,還沒看過,先記著。

其他網摘

一陣子沒有關注wiki系統的發展,沒想到已經日新月異。

Hjorland, B., & Albrechtsen, H. (1995). Toward a new horizon in information science: Domain-analysis

摘要

本文綱領性的規劃出「領域分析」此一資訊科學的研究取向。此取向(領域分析)認為資訊科學中最豐富的研究範圍,是研究以思想或論述社群作為知識領域(knowledge-domain)—即社會分工之一部份。本文亦為評論文獻研究,以提供了多元學科的描述,闡明理論性觀點。

本文首先介紹當代的資訊科學研究,以建立資訊科學應是一門社會學科而非純粹心智(mantal)學科的基本觀點。以及以往抱持此觀點的重要研究,並討論其研究取向的可能性與限制。第二部分描述最來在知識研究上的跨學科趨勢。對教育研究,心理學,語言學與科學哲學而言,正在建立學科領域的資訊科學是從90年代才出現的重要的新觀點。這個對知識的新觀點著重於知識的社會的、生態學的、與內容導向的本質。這與主導80年代的正式化、電腦式的取向正好相反。第三部份比較領域分析與其他主要資訊科學取向,如認知取向。最後的部分概述需要探究的重要問題,如不同的知識領域如何影響資料庫中不同主題檢索點的資訊價值。

繼續閱讀 “Hjorland, B., & Albrechtsen, H. (1995). Toward a new horizon in information science: Domain-analysis"

美國出版協會控告Google。遊戲與圖書館。(links for 2005-10-20)

美國出版協會控告Google

上個月作家工會才剛剛告了Google,這個月追加一個美國出版協會(AAP)。仍舊是針對 Google Library的專案。我認為Google的良善意圖與其對出版產業可能帶來的銷售利益,並不會改變依照法條上的文字所作的是否侵權的判斷。Google 最大的可能策略是在於對於「合理使用」的定義與解釋,這也是在之前Google所針對美國作家工會所作的回應中最重要的論點。在美國著作權法中規定了合理使用的四項判斷標準:一、利用之目的及性質,包括係為商業目的或非營利教育目的;二、著作之性質;三、所利用之質量及其在整個著作所占之比例;四、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Google 作為一個資訊服務提供者的平台,在這樣的合理使用下會創造什麼樣的判例?

遊戲與圖書館

在美國,公共圖書館也開始將遊戲(特別指電視遊樂器)納入其收集的資源之一。宗曄加油。

色彩搭配工具

(folksonomy) links for 2005-10-17

folksonomy research
開始有一些相關的學術研究出現了: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新的folksonomy應用:

本日其他網摘

半世紀舊書回味

  • 這是一本出版的台大城鄉所碩士論文。沒想到碩士論文可以用這種形式出版。稍稍查過國家圖書館的博碩士論文資訊,其中列出的目次與現在出版的書籍略有不同,特別是一般論文中需要的研究方法部分,為了閱讀性需要,都已刪除。
  • 作者觀察與訪談了台北市的舊書攤與相關的整個圖書回收體系,補充了對於整個出版物生命歷程中,最不被重視的那一環。
  • 舊書攤的書籍不分類,有不分類的道理(頁, 60-1)。這種資訊行為的研究應該也是很有趣的,起碼為圖書館認為的有序化並不能滿足所有人類的資訊需求,提出了實際的證言。
  • 光華商場舊書攤一覽表與圖(頁, 118-9)。終於知道平常常逛的店名是什麼了。
  • 作者對於現在圖書館的館藏淘汰做法十分不以為然(頁, 156-9)。近年來公共圖書館每年都會舉行「好書交換活動」,結果我換回來的,多半是原本圖書館館藏淘汰出來的書籍。我相信有許多最後「隨著換書捐出去」但是最後卻沒有被換掉的書,最後也不可能回到圖書館有限的館藏空間裡面….
  • 每次我都會想到tm 提到的捐書與圖書館的問題。而答案不會是「能不能?」或「要不要?」這樣簡單。對社會對資訊需求的變化(除了閱讀,是否還有其他的需求?對空間的需求、對人際關係的需求?對分享的需求?等等),對公共/私有領域之間分際的思考,以及如同這本書作者的觀點,試圖由整個社會的資訊物質循環來了解,都會是思考圖書館的未來所要考慮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