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高中同學經典對話::I

某天在icq上,Jxxxxxy向bxxxy問一個問題:
J:幹
我用XP….Nero燒錄到一半就不動了
你會這樣嗎
b:沒用XP
J:不隻長進的狗
b:幹
你這蟑螂
J:妳這塵瞞
b:你這孑孓
J:阿米八
b:大腸桿菌
J:妳這蛔蟲
專吃大變
b:你這隻肥蛆
J:妳這綠頭蒼蠅
專門趴在大便上
b:你這滿肚子綠膿的蜘蛛
看我一腳踩爛你的肚子,噴得滿地
J:我之前是不是繼給你一個KISS的百事可樂廣告
b:忘了
J:妳她媽是朱嗎
b:有也不給你
J:給我記住
J:準備收毒吧
b:幹

【Friend】訓哥的小孩::命名篇

13.jpg
阿亮跟早安幫訓哥小孩想名字…↓
● morning:早喔
○ XXC:morning….
● morning:有沒有好玩的
○ XXC:昨天去看訓哥的小孩
● morning:對對… 長怎樣啊
○ XXC:嘴巴像訓哥,鼻子像養養
● morning:哇….
○ XXC:還沒起名字,你也幫忙想一個吧
● morning:不是要叫周董嗎
○ XXC:….好…..
○ XXC:叫領導也不錯
● morning:兒子是吧
○ XXC:對啊
● morning:周帥
○ XXC:周F4好了
● morning:哇勒…
○ XXC:我把對話存起來給訓哥看
● morning:好啊
● morning:他有上線嗎
○ XXC:沒耶
○ XXC:才跟小黑說,架我們班的網站,除了八卦以外沒有人要看的
● morning:訓哥的兒子會有人要看吧

【早安越洋專訪-2002.08.23】

morning_room_2.jpg
———————————
● XXC :收到你的照片了
○ morning :很亂吧, 哈哈…
● XXC :it’s ok la.
● XXC :我的房間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 morning :要放在你網頁上嗎
● XXC :對,
● XXC :還要加一些文字
○ morning :顏色要調一下
● XXC :一個想法是把你的新聞台上那一篇放上去
● XXC :調過了,也裁切了一下
○ morning :喔, 可以啊, 隨便你
● XXC :作者授權就好羅
● XXC :還有一個就是我現在訪問一下羅
○ morning :著明出處就好了
○ morning :喔
● XXC :再把通訊紀錄放上去
○ morning :哇~~
———————————
● XXC :妖孽說你房間好大
○ morning :蠻大的
● XXC :那就是你新買的床歐
○ morning :對呀
○ morning :房間大可是沒有客廳呀
● XXC :只有床看起來整齊一點
○ morning :稍稍收了一下
○ morning :被單枕頭能亂到哪去
○ morning :現在收集幾個人的房間了
● XXC :chiyi的
○ morning :就醬喔
● XXC :健健說要給我
○ morning :結果有沒有找到啊乾
● XXC :沒,
● XXC :健健也找不到他
● XXC :阿乾的字還掛在你的房間麻
○ morning :對呀, 真想念
● XXC :有沒有外國朋友到你家看了說要買啊?
○ morning :沒
○ morning :不少人說很酷
● XXC :下次貼個標價看看
● XXC :看看能賣到多少錢….
○ morning :不要, 非賣品
———————————
● XXC :對歐,煙魔新家也應該差不多了
● XXC :應該去專訪…
○ morning :要生了沒啊
● XXC :不知…訓哥小孩昨天滿月
○ morning :真快呀, 大家都長大了
————————–
● XXC :你的vaio還好吧
○ morning :很健壯
● XXC :桌上那個發藍光的就是吧
○ morning :let me see…
○ morning :yap
○ morning :that was only 2/3 of my room, if you think my room is big…
● XXC :好大…..
● XXC :比我們家客廳還大….
○ morning :but that’s all… plus a tiny kitchen and bathroom.
● XXC :有人說這種格局叫studio?
○ morning :no, studio is 套房
○ morning :mine is “one bedroom"
○ morning :a living room and a bedroom
○ morning :my roommate takes the living room
● XXC :所以你們是公寓吧
○ morning :yes
● XXC :我有去過嗎?
○ morning :no
○ morning :but very near the place I lived, in Forest Hills.
● XXC :恩,好地方
● XXC :我要去吃飯羅
○ morning :ok… see you later
● XXC :881
○ morning :81
————————–

【Friend】早安

早安是我的大學同學。…
我們很熟是因為大學的時候,我跟早安跟chiyi常常三個人一組作作業。每次的合作都是打打鬧鬧的相當愉快,創意與精力也好像怎麼用也用不完似的。我覺得是因為三個人的個性本來就不一樣,專長也不一樣,而且大家都很清楚這些差異,能做好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也都沒有顧慮的彼此溝通加吐槽。
而且,也因為是三個人的關係,有不同意見的時候總是可以找到二比一的表決結果,另一個人也都會很有風度的一起配合著決定的意見。
而且我們還輪流換班打電動,遊戲是「皇家騎士團」,每八個小時換一班,下一班還都幫忙帶一個便當過來。交接的時候還有攻略筆記「今天發現新的職業歐,原來這個角色要先從黑魔法師轉職成為…..」
早安畢業後到紐約念藝術行政,雖然人在紐約,但仍然不影響早安成為我們大學同學中消息最靈通的人。他常常一通電話就從紐約直接扣過來找同學「喂!早安歐….」
現在早安在Brooklyn Museum of Art (BMA)工作,有一個精采的個人新聞台「NYC Morning Report」
http://mypaper1.ttimes.com.tw/user/chenmor/

【2002】0817::二輪電影

工頭與Carol No.3(*)去看二輪戲院的電影。
因為原先安排的事情通通都亂掉了
–誤點、取消、重新設定、迴避、失去聯絡、取捨–
於是這種臨時的邀約像是無利息的現金貸款一樣,讓人忍不住一口答應下來。
第一次看二輪片是在我當兵的時候,跟著我部隊的老闆Mk2出去洽公,回頭便帶我鑽進美麗華。不過,他可是一進電影院就倒頭就睡。他只是想找個地方可以好好消磨時間吧。
大學的時候因為幫影碟MTV出租店寫一些介紹文章,所以根本不用花錢看電影,只要我願意,可以自己佔一個包廂,愛看多久就看多久。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一種超級好福利啊。
晚上的二輪戲院裡面,幾乎清一色都是學生模樣的少年少女。戲院裡面瀰漫了清掃不乾淨的味道;開幕以後需要自助式的關掉廳院裡的日光燈;放片的師傅在對焦之後,熟練的放映讓你感覺不到他的存在。沒有廣告,沒有新片預告,沒有坐著看的國歌。
我們連續看完了兩部片,美麗境界與星際大戰二部曲。單純的看完了就走了。
單純的看電影吧。因為除了電影,也沒有沒有熱鬧的商圈,沒有都會的休閒氣氛,沒有下一攤的pub。
我們什麼都沒有。就是只有電影老練的放映著。
讓人想起單純到只有思考著創作的時光。
(*) Carol No.3:我認識第三個叫做Carol的人。

【Place】阿亮的房間::書架::2002-Aug

20020805_room.jpg
最前面的是第一版的名片,2000製作,限量製作200張,框是在IKEA買的三個79元拍賣品。我在想,拿到名片而且到最後能好好收起來的不知道有多少?
更遠一點畫框的是拼貼作品。一片漆黑看不到的部分是我書架中唯一供人進出60cm的縫。
20020812_1.gif
白天,另一個書架的角度。

【Place】阿亮的房間::整個看過去-2002.08

20020812_2.jpg
這張照片是從隔壁房間的氣窗拍過來的。
我想可以很清楚的說明書架與我的小房間之間存在的關係。最右邊是我的書桌,書桌的再旁邊一點就是牆,就在照片再出去一點的位置。遠方的是閒置的梯子,被我拿來當置物架。
每個書架都是活動的,我可以向外抽,也可以前後挪動,這樣我才能拿到裡面架子的書。
書架上面就是我的床。我想,大家應該可以理解為什麼我為什麼控制體重的原因了嗎?每天晚上我都是跨過書桌與另一個書櫃然後才爬上床的;早上則反過來。
在之前,我房間有兩個大書架兩個小書架。大書架都是頂到天花板而且都放了兩三層的書。本來我想就這樣用下去,直到當年的921大地震我從掉下來的書堆裡面爬出來的時候,我決定將來一定要睡在書的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