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元培, 部落格與微網誌

我一直覺得,寫網誌(Blogging)與古代文人寫「筆記、劄記」是很類似的。當然這兩者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我認為這些不同之處,主要在資訊技術加速了媒體的社會互動即時性;但在書寫的行為上,Blogging 與寫傳統日記筆記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雖然一直有這種想法,但學識不夠,一時找不到充分的證據。前幾日看到陸揚的「博客的前世今生」,寫的再好不過了,摘錄一段如下:

筆記形式的多樣化也和今天的博客差不多。它可以是當時的八卦雜誌,所謂「朝廷之遺事,史官之所不記,與士大夫笑談之余而可錄者,錄之以備閑居之覽也」(《歸田錄》序),而今天的史家誰能小看歐陽修記的這些八卦呢?它也可以是在寂寥中尋求相知的工具,所謂「暇日萃之成編,其或獨夜遐想,舊朋不來,展卷對之,何異平生之友相與抵掌劇談哉!」(《癸辛雜識》序)尤其這後一種需求是宋代筆記中普遍顯露的傾向。筆記流傳於坊間,人人可讀,但撰寫者心中總是存著一個特殊的交流圈。明清以來公開的日記也屬於這一類。

繼續閱讀 “蔡元培, 部落格與微網誌”

329, 圖資Blogger的春聚

我大概半年前就有想過,台北也不大,何不大家碰個頭閒聊一下呢?終於等到論文寫完,畢業證書到手,工作找到,在這個悠閒地待業時光中,聯絡了TedEvanDebra老梁來小聚。因為Ted,Evan,老梁都住在淡水,或是在淡水工作,所以先約在淡水。老梁有事不能來。但因為我前幾天剛好拜訪了羽毛,於是也邀了羽毛的正偉,作為特別來賓,與大家一同聚聚。

有河Book

3/29當天到了淡水,遊人如織,正愁找不到地方坐坐,沒想到有河Book的戶外竟然還空著一張桌子。於是我們就在河畔,對著觀音山,喝著咖啡聊天。聊天,自然是比寫文章自在多了。其實我們才沒聊那些新知啦,新的技術啦,那些很嚴肅的東西。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世界中的專家,腦中都有數不盡的資訊,但是如果沒有安置在生活的情境裡面,這些資訊就不會有任何意義。對我而言,知道朋友的工作甘苦,生活瑣事,都遠比最新的文獻更珍貴。

不覺間天色已暗,幾位都需要回家照料家人小孩等等,可是其實大家也才剛開個頭而已呢。等待這個夏天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