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期,牆面是我的工作區

artwork_multi94_01-01
因為Jimmy的留言,我才又回頭去看了一遍我大學時候的畫作。雖然有許多畫作已經因為意外永遠的損毀了。奇妙的是,這些留下來的影像仍然給我力量安心與沈澱。
在大學時期,美術系的學生們通常是同學們合起來租下一整棟透天厝,然後每人分上一大間,住宿兼工作室。我的房間比較小一點,所以主要都利用我的牆壁。我用各式各樣的膠帶或黏貼劑(所以大學時期我最常逛的是五金材料行),把紙或畫布貼上牆壁,然後就開始把某些東西搞進去所謂的「作品」裡面。現在看看這張照片,顯然我還搞了不少奇怪的東西進去:畫布打底劑、油畫顏料、自己製作的松脂媒劑、壓克力顏料、水泥漆、版畫顏料、炭筆、碳粉、墨汁、動物膠、水干顏料、絹版脫模劑。大概就這些吧。
這張算是兄弟合照,我把幾張不同的作品排在一起合照。不過回到台北以後,完全沒有空間把作品放在家裏。全部蜷區在某個雜物角落裡面了。

  • 你都畫抽象的,難懂耶

  • xxc

    不會啊。看抽象畫的要訣就是,你要試著走進去對話,然後它們會告訴你。

  • 沒想到…沒想到我的留言這麼有效啊!
    那我還是要多留言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