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NY 2003

20030524.jpg
就寢前放下百葉窗,轉到遮陽的角度
早上起床後先把百葉窗活葉的角度轉平,然後拉起百葉窗,打開窗子,讓空氣流通。
窗外是一個小小的籃球場,可是從來沒有聽到過有人打球的聲音。搬到這裡來後,紐約的天氣正巧轉好一點了,可以看到陽光閃爍,清涼的風透過窗子。
在獨自的小廁所刷牙,小窗台上放著還沒念完的書,乾淨的。
「刮著風百葉窗就發出風琴的聲音」(1)。很切合現在的感覺。
「在海邊海像你不想犯的罪」重複的重複讓字有種旋律。
然後放下百葉窗,轉到遮陽的角度,回到小小的桌。
八點半,台灣的晚上,只有幾個乖乖在家的小孩在線上。其實這剛好也是我平常出門上班的時間,其實應該已經沒有時差了,只是這個地方的主人們習慣睡到更晚一點,所以我行動上還是要保持安靜,雖然行走時難免有木板輾壓的聲音。
一點點新鮮感,一點點閒適,但是還是有序的,在這個城市裡有一個房間可以回去,每天作一些相同的動作。早飯,中午到市區,弄到精疲力盡回來,在遊樂器前瘋狂的炸來炸去。
其實像是一種格律的,每天的韻腳。
第一次覺得計算回去的日子的時候,有一種期限的感覺。想漠視,但要接受。
所以扣掉那一閃即逝的不快,對於每天的日子只有太趕太多人要見,太多地方來不及跑,太沒有時間安靜下來,好看看周圍的,我該注意的。
(1) 夏宇 [Salsa],百葉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