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違反著作權了嗎?(美國作家工會控訴Google案件剖析)

原文 by Suber, Peter.
(2005).SPARC Open Access Newsletter, 10/2/05
“Does Google
Library violate copyright?”
http://www.earlham.edu/~peters/fos/newsletter/10-02-05.htm#google

美國作家工會(Authors Guild,
AG)控告Google大規模侵害著作權。如果你還不知道這件事的話,先不要去看其他的媒體報導,請直接看看當事人的說法:

作家工會 (The Authors Guild)發布的新聞稿
(September 20)
http://www.authorsguild.org/news/sues_google_citing.htm
Google的公開回應 (September 20)
http://googleblog.blogspot.com/2005/09/google-print-and-authors-guild.html

為了節省時間,我先假定大家都已經明瞭這件訴訟的實際情況,就不再贅述。以下直接分析這個案件:

首先,我們釐清 “Google Publisher” 與 “Google Library” 是不同的兩件事。”Google Publisher”是一項讓願意提供書籍讓Google掃描的出版商進行合作的專案。”Google Library”是在取得取得圖書館的同意,但是不必需取得出版者的同意的情況下,與特定圖書館合作掃描書籍的專案。這兩個專案都是屬於一個更大的專案 “Google Print” 的一部份,而Google Print的目的在於取得掃描的全文資料,將其加入Google的檢索索引資料庫中。對出版社而言,Google Publisher
是一種「同意才加入(opt-in)」的模式,而Google Library是「同意才退出(opt-out)」的模式。Google Library涵蓋了公共版權(public domain)以及仍受著作權保護的書籍。這次作者工會(AG)訴訟是關於Google Library中仍然受到著作權保護出版物的部分。

Google Publisher
http://print.google.com/googleprint/publisher.html

Google Library
http://print.google.com/googleprint/library.html

對 於參與Google Publisher的書籍,與在Google
Library中屬於公共版權(public-domain)的書籍,Google 會呈現全文頁面。而對於Google
Library中,受著作權保護的書籍,Google
將只會呈現使用者所檢索到的合理使用(fair-use)頁面局部。這裡有Google所提供的擷圖樣本,可以看看這幾種呈現處理方法的不同。
http://print.google.com/googleprint/screenshots.html

作家工會(AG)的成員認為Google Library
將會降低其著作的銷售額?他們真的相信Google Libary 將會傷害他們嗎?
或是他們僅止於堅持反對任何重製行為,即使這重製行為對他們有利?


為Google Library
侵犯著作權的看法似乎言之有理,反之認為Google不侵犯著作權的見解也是看起來言之有理。但是我並沒有看到關於Google Library
會傷害作者或是出版社的利益這方面,有任何的合理說明。相反的,出版團體,如
ALPSP
,傾向認為接受這項計劃對他們有利。
作家工會(AG)發表的公開聲明並沒有提到任何受傷或是損害的部分。深究其在法庭所提出的控告,則宣稱其成員飽受”削減在銷售與授權其著作的價格與能力[與]喪失利潤與/或機會”之痛苦(頁10)。控告書中企圖為這些損失所造成的傷害收取補償金。

如果作家工會(AG)只不過是形式聲明他們的損害——看起來是這樣子的,而且默認Google
Library
將會增加書籍的銷售,那麼這個控訴案件也是可以說得通的。不過這樣一來,作家工會(AG)將不會採用中止持續的傷害的做法,而將會試著爭取籌碼。也許是想
要在
增加銷售以外,再多切分一部分Google在相關內容的廣告利潤。若是如此,現在我們眼前所看到的是一個勒索的行為(正如我上個月所說的)。
 

如果作家工會(AG)真的相信Google Library
會減少書籍的銷售,那麼該如何解釋還有出版社還願意繼續自願參與Google Publisher的計劃?
參與的出版社從經驗中明白,Google的索引會增加銷售。也許他們(作家工會)寧可嚴格控制每個一重製動作,勝過於增加書籍的可見度與銷售。也許他們希
望Google將會支付對其內容索引的授權費。不論哪種情況,如果作家們真的憂慮其銷售下降,並且不誇大的進行其法律訴訟,那我們就可以知道,這樣的憂
慮是基於證據,或是基於信心。如果他們關心的憂慮經得起檢驗,那麼他們應能與律師取得訴訟的優勢並且鑽研那些明確的證據。如果他們是基於信心的憂慮,那麼
他們的無知會傷害到包括自己的任何人。但是,當然他們有權利可以提出控告。

如果每個人都依據證據與利己主義作判斷,這將會是個三贏的局面。作家與出版社將會因為增加的可見度與銷售獲利。Google將會由增加的流量與廣告獲利。
使用者將會由可檢索到所有書籍的內容而獲利。

但是我們還是看到了一個推翻三贏局面的訴訟。這表示了什麼?

這是作家工會(AG)主要的法律論點:

  1. Google
    對出版社所提出的「同意才退出(opt-out)」政策,違反了受著作權保護的作品重製的例常擔當。Google應當先尋求其允許,即以「同意才加入
    (opt-in)」代替「同意才退出(opt-out)」。
  2. 即使Google 只呈現受著作權保護作品的片段,可是每個檢索都會出現一部份的片段。自動檢索系統還是有可能自動整合些這片段,成為完整
    的部分。
  3. 為了提供索引與資料片段,Google
    將必須重製全文。傳統合理使用只限於重製內文一小部份。
  4. Google
    將會因為其重製與索引的內容獲利。(從其檢索結果頁面提供的廣告內容。) 這是屬於商業利用。

Google 主要回應的法律論點是:

  1. Google
    索引將有助於書籍銷售。這不應只是一個法律意義上的附註而已。這是法律所認可的合理使用, 整體要素的一部份是
    “對使用的影響依據其潛在市場或是其作作權作品的價值” (17 USC
    107
    ).
  2. Google
    將只呈現受著作權保護書籍的部分內容。的確,每一個不同的合理使用片段可能被他人拼湊成完整的部分,但是每一種合理使用也都有相同的問題。如果使用者真的
    想要取得全文,到公共圖書館會比檢索各個片段再把它們拼在一起更容易。
  3. 的 確,Google
    需要為了提供索引與片段而重製全文。但是Google仍然只能呈現部分內容。此外,所有ISP都為了能提供瀏覽器閱讀,而在未取得允許的情況下重製了全文
    副本(注:proxy與cache),而每個瀏覽器也都為了呈現頁面,而在電腦記憶體中重製了全文副本。的確爭議中的書籍原本並沒有放在網路環境中,但是
    這受著作權保護作品的中介副本問題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4. 「同意才退出(opt-out)」在網路內容索引技術中是被認可的標準
    做法。如果搜尋引擎必須在索引受著作權保護的內容前,先求得著作權所有人的同意(即,opt-in 取代
    opt-out),那麼所有的搜尋引擎都不可能有效的運作下去。再次強調,的確這次問題中所有的書籍原本都不在線上,但是這比起 opt-out
    在索引受著作權保護的內容是合法的這個議題上,是微不足道的。
  5. 上述的第四個論點即說明Google
    Library 的重製是受合理使用所保護的。(It doesn’t matter whether any the arguments
    suffice on their own or whether they suffice only in combination.)
    這是本有的重要權利,但也與其他一樣重要。如果其重製是屬於合理使用,那麼即不需要先取得同意。如果可以不先取得同意,那麼「同意才退出(opt-
    out)」是一個最佳的可接受方案。
  6. 的確Google
    會因為這些重製而獲利。但是也是因為來自於由資訊收集程式(crawler)在線上所收集的全文副本與著作權內容索引所獲利的。再者,販賣合理使用內容旁
    邊的廣告獲利與販賣重製副本獲利是非常不同的,有時Google並無行為意圖。雜誌與期刊也可以引用合理使用的內容片段,並且靠銷售同一頁面的廣告獲利,
    這也並不違反著作權法律。

如果這個案例進行到審判階段,其中的一些論點會比其他論點更重要。如果由我來濃 縮到最基本的要素,那會是:作家與出版商對於Google
的opt-out政策都有相同的不滿。這種聲明有一種迷惑的力量。因為這對大部分的全文重製都行為是有效的譴責。迷惑點在於他假定Google的重製若是
沒有受到允許,就不會是合理使用。這也成為這個法律訴訟的核心。如果Google的重製屬於合理使用,那麼便不需要取得事前允許,他的 opt-out
的政策也是完全合理公正的。更甚者,Google 提出了許多有力的論點,來說明他們的重製的確是符合合理使用的;

如索引更會增加而非減少書籍的銷售,與根據搜尋引擎索引技術長久以來採用的opt-out 政策來類推當前Google Print 的索引政策做法。

從正面看,這是個值得被注意的重要問題。但是我承認我對今天(指作家工會)這個重要的著作問題的處理中,對於侵害的歇斯底里與無限上綱的保護感到不舒服。

什麼事情都跟 Google 的財富有關。換句話說,Google
成為全世界錢坑中最深的一個。很難再找到一個更具吸引力的訴訟對象。
然而,Google
的財富也讓他可以防衛自己。如果Google這麼如此輕易的被脅迫,那麼往後可能會更加不堪設想。

注意到,圖書館並未擁有Google的財富,並且更容易被脅迫。而圖書館已經同意讓Google掃描他們的書,可能讓圖書館會因為協助侵權被列為共同被
告,但是到目前還沒有發生。只要這件訴訟案懸而未決,就沒有其他圖書館會自願讓Google進入他們的大門。

Copyright:
SOAN (SPARC Open Access
Newsletter) is an open-access publication under the terms of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License. Users may freely copy,
distribute, and display its contents, but must give credit to the
author. To read the full license, visit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1.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