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會學]READ NOTES OF: TUNNEL VISION AND BLIND SPOTS — by Wayne A. Wiegand

READ NOTES OF:
TUNNEL VISION AND BLIND SPOTS:
What the past tells us about the present; reflections on the twentieth-century history of american librarianship — by Wayne A. Wiegand
— Library Quarterly, 69 (1999)


1. 學科本位與盲點
本文作者提及了許多圖書館學者或研究的隘見與盲點,源由一些先天因素如:圖書館學者社群本身的社會地位、性別傾向、種族背景等等。或跫於學科中的專業而把研究重點放於書目研究(biography)、圖書館專門技術(library expertise)與大圖書館機構(big library institutions)上。
本文作者認為,學者應該進行更多元分析型的與更深入交互情境文獻(contextualized literature)的研究,才不至於陷入研究的盲點。
2. 選書與被選書:Booklist, Choice, “Book-of-the-Month Club” and Amazon
由作者所描述的美國圖書館歷史中,有一個一開始就預設存在的目標是,圖書館必須有推薦”best reading”的工作,如何選(Choice)出一份booklist,成為圖書館人員的專業素養之一。但是由此也可以透露出,圖書館預期的”best reading”與讀者所最常流通的書目,有著很大的差距。
但是,如果離開圖書館的領域,往出版與閱讀的方向稍微了解一下,會發現市場上另有一些運作的機制,如所謂的「月讀俱樂部」(Book-of-the-Month Club)的存在。
圖書俱樂部(Book Club)不同於非營利性質之讀書會(Reading Group),圖書俱樂部是出版社、書店、經銷商等,以郵購為基礎,吸收愛書人士組成的一個長期性出版品消費團體。(肇瑩如,1993)藉由促銷折扣(常為五折至八五折,促銷時甚至可能低到三折或更低)、免費書訊與專人選書,無店面的圖書俱樂部與讀者之間建立了一條互動的橋樑。
成功的圖書俱樂部具有相當大的閱讀影響力,在丹麥,圖書俱樂部的銷售占圖書總銷售的25%,瑞典的比例是1/3,英國是20%。(劉縣書,2000),讀書俱樂部也找專人負責選書與推薦書籍。而經營成功的圖書俱樂部,才可能擁有更大的會員數量,對價格或書籍出版更有影響力。
換言之,Booklist與Choice,在市場經濟機制下的運作,反而沒有陷入「best reading與現實之間有鴻溝」的窘境。
然而,當前讀書俱樂部的選書與大量購書產生的經濟效益,卻受到網路技術的挑戰而顯得岌岌可危。全美最大的圖書俱樂部公司不得不在2002,2003連續的裁員(陳穎青, 2003 http://www.ylib.com/class/topic/show1.asp?Object=gossip&No=3599) 而其中最大的原因之一,即是因為網路上更有效更便利的服務—包括價格上與對書籍的推薦上—更能貼近購書人的需要。
誠然,讀書俱樂部與網路書店,主要面對的都是「購書者」,與圖書館使用者有些本質上的不同。但是另一方面,因為有市場的機制,「個人偏好」得以藉由競爭的行為衡量。
3. 個人資訊經濟結構
作者引用的personal information economy, 是由個人的”needs, interests, and resources”所組成,以經濟學的語彙是「需求、偏好、與資源」。而在經濟學中,是藉由交易單位來了解交易行為。而這些資訊經濟結構,本質上與技術無關,例如一位親切且熟知書籍的圖書館員,會在你借書的時候,順便推薦你誰借了這本書也借了哪些相關的書。這樣的行為(服務)在經濟上降低了使用者尋找相關書籍資料的資料搜尋成本。當然,只要這樣的模式是有效的,技術的優點便是將有效的模式用更低的成本加以複製。如Amazon提供的”Also buy”的資訊服務,及某一方面藉由資訊技術提昇服務的素質。
4. 盲點中的盲點
專業知識往往伴隨著與一般人不同的專業語彙及對現實事物的理解角度。
一篇在中國圖書館學會的討論區的留言:

一直覺得學校圖書館並非服務業,而是負有教導及約束的教育單位。對於多數人喜歡將圖書館視為像7-11一般的服務業,為了滿足讀者、甚至討好讀者的想法與作法很不以為然。否則,圖書館就交由7-11來開,資金多,通路廣,要服務人群豈不是更容易?
難道,把圖書館當成服務業,正是所謂專業人士的想法?此種膚淺不夠成熟的想法,勢必造成圖書館界的浩劫。
再者,放眼望去,多數圖書館仍然喜歡讓讀者當成 K書中心,彷彿唯有讀者來K 書,圖書館才有存在的意義,這很好笑;實在枉費多年在圖書館科系所要薰陶的圖書館素養。身為圖書館的館長及組長、館員的你們,是不是該深自檢討?(2004 一月 28 10:03上午)

同樣的,在中國時報上有一篇對「如果圖書館像誠品書店(陳昭珍)」的回應:

我們鎮上的圖書館嚴格說來並不是「真正」的圖書館,而是一結合聊天、喝茶兼具浪費人民血汗錢的公共場合!有書嗎?絕對有!小小缺憾是藏書量不多、涵蓋面不廣,如果要找深入一點的資料,也只能說:抱歉啦!不過這可能涉及經費、預算、選書單位或人的因素,姑且就忍忍吧。有管理圖書的人員嗎?有!怎能沒有呢?而這方面可真的是令人忍不住要「仰天長嘯」啊。
‧‧‧‧‧‧
從政府推行擴大就業方案後,我們小小的圖書館一下子從一位館長一位管理員,擴充為一位館長五位管理員,增加的人員不會使用電腦也就罷了,還居然有兩位阿嬤級的人員。老人們老當益壯,願意出來服務,我們也應心存感謝,但從此後圖書館內是吃東西、吃水果、泡泡茶、聊聊是非、交換交換八卦,不時還會聽到非常有同事愛的一聲:我來,我來,妳吃個水果吧。當下圖書館已成為熱絡的交誼廳了。
天啊!我該說些什麼呢?是幸或不幸?誰又能還我們一個真正的圖書館?一個不受打擾的閱讀空間? (2004.03.04 中國時報)

對圖書館的印象,非只是對學者的研究上有所限制,對於一般民眾而言,也是一種固定的意識型態(ideology)。例如,圖書館能不能像7-11?圖書館能不能泡茶聊天?這些想法都可能與既有圖書館經營型態相左,但是,為什麼不行呢?這個問題跟本文作者所想期望能夠更深入研究的,各種不同型態與不同使用身分情境的圖書館研究,是戶相互應的。因為還需更深入本源,才能屏除既有成見,讓圖書館的功能能切合時代的發展。

  • xxc

    TUNNEL VISION 我翻成「隘見」,因為管中窺天或之類的成語,固然使用類似的暗寓且意義相同,但是字太多,兩個字我覺得比較簡潔。

  • 金魚

    其實,沒有所謂一定要怎麼樣的圖書館吧!
    我想,圖書館作為一個知識傳播的中心,或者該說,圖資作為一個知識傳播的學問,不應該就此囿限自我的空間,我還是認為,傳統型式的圖書館必然會被不同型式的空間所取代,未來不一定會叫做圖書館,畢竟知識的載體並不只有書呀~~
    我常想,所有的問題不去重視,或是放大過度都是一種偏見。只會讓自己陷入嚴重的迷思困境。
    就像,圖資人討論圖資人的盲點與隘見,還是會難免陷入過去既有的知識背景的框架,有時候,我的確認為這樣的討論是危險的,因為圖資界也討論,也寫了太久的建議了。但是,到底誰真的動手去關懷和做事了呢??
    我有時候很氣,有時候覺得圖資無用,就是這個原因。
    但是,生命就是這樣,就算遇到再多的辛苦與困難,該走的路還是不會少走,該往的方向,還是在哪裡,昭然若揭。
    氣歸氣,還是沒有辦法不要它,雖然,我曾經絕望的要把它丟棄。但昭珍老師說了,「可以常常灰心,但不可死心!」就是這個精神,就是這樣,我想,我們應該要更努力,為人類,走好這一步:)
    ==
    說到那個誠品,第一次發現誠品的時候,心裡一直嘀咕,到底是誰偷聽到了我的夢想,還建造了一個夢想中的書店,當然,原本那是我在高中時代對圖書館的想望,但不知道為什麼,圖書館還沒變成那樣,誠品就已經翩然到來:)
    在夢想的圖書館裡,並沒有這樣多的約束,並沒有這樣多的灰塵和木乃伊,有的是窗明几淨和茶香、花香、咖啡香,我一直在尋找可以悠閒的坐在階梯上看書的圖書館,像是走進重慶南路的三民書局心裡會忍不住的讚賞,就是這樣,誰都可以悠閒的來去~
    我想,或許我們可以來做個調查,既然有個理想的下午,那應該也會有人們心中「理想的圖書館」,這是我很好奇的事呢:)
    搞不好,問一問,會為圖資帶來鴻途大路也說不定:)

  • xxc

    有去過101裡面的「page one」逛過嗎?
    page one是由新加坡的華人在東南亞起家的,並於雪梨、吉隆坡、曼谷、香港設有分店。
    這裡有相關的剪報
    http://roxytom.bluecircus.net/archives/001044.html
    我忘了不知是最新的商周還是新新聞有page one老闆的專訪,他當年在台灣當兵(新加坡陸軍當年都在台灣代訓),放假最愛去逛重慶南路,希望家鄉也能有這樣的書街….曾幾何時啊。
    商場上有商場上的定位,但是對於行動力與執行力,與對志業的企圖心與策略的精準度,這些是不論營利或非營利的經營都是一是同仁的。也許有機會可以看看page one或誠品老闆的經營心得?

  • 金魚

    :)
    Choice在圖資,是一本著名的選書期刊:)
    所以,Choice & Booklist都是外文的權威書目資料的期刊喔:)
    不過,老實說,你這樣的理解,邏輯還是通的:)
    只是,我終於去查了Choice & Booklist這兩者的關係:)

  • xxc

    果然,圖資門外漢還是有盲點的~~~

  • 金魚

    哈~~ 
    不知者無罪…等你來念了基礎課程就會瞭解了:)

  • 金魚

    我覺得你今天提的那個,博物館自己營利謀生的例子很好耶~~
    或許,我們真的可以來想想,圖書館要怎麼轉換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