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PKM — 卓素珍(2004), 陳美玉(2002), 定義的探討

此筆記主要在對「個人知識管理」研究主題的定義,作相關的探討。

卓素珍(2004)

  • 卓素珍. (2004). 資訊科技在知識管理上應用之研究—以個人知識管理為例. 中學教育學報(11), 265-300.

卓素珍(2004)從個人如何進行知識生產管理的角度,來解讀個人知識管理。卓素珍根據知識管理的文獻(但是並沒有引註哪一個文獻),將個人知識生產分為四個階段:(1)蒐集;(2)累積;(3)創新;(4)傳達。而個人知識管理,即是「個人有效的知識產生方法」。這個「知識生產」的概念,可能是來自於梅棹忠夫的《知識誕生的奧秘》(余阿勳 & 劉焜輝譯, 1971)這一本書而來,這本書將讀書與筆記等等方法資訊整理技術稱為「知識生產」的方法。

但是,這四個階段,在卓的研究構想中,並非一致性的區分的相當清楚。如「讀書」,既是知識蒐集的方法,也是知識創新的方法;這四項階段的區分在此研究中,並不嚴謹,區分的準則、依據與基礎也不曾出現在研究論文中的任何地方,因此儘管研究中根據此四個階段整理了相關文獻所提出的方法,但是在區分上仍然有許多值得商榷,以及有相當多遺漏重點的可能。

然而,卓的研究有其優點,即在對問題研究對象與探索的方向上是正確的。因為卓的研究明顯的區分「個人知識管理」與「企業知識管理」的不同,也明顯地往不同的處理方向探究,而不會將兩者混淆不清。如,卓回顧的文獻能包含了許多所謂「讀書法」的文本,並依此為重點進行研究的主要分析。

陳美玉(2002)

  • 陳美玉. (2002a). 個人知識管理在教師專業上的未來發展. 中等教育, 53(3), 84-93.
  • 陳美玉. (2002b). 教師在九年一貫課程實踐過程中的個人知識管理. 教育研究(93), 41-50.

陳(2002a)的論述如下邏輯:(1)問題原因:教師個人知識是其價值的來源,而在現代教師的知識受到很大的挑戰; (2)解決方法:運用教師個人知識管理,可以強化教師的價值,以回應環境的挑戰; (3)此方法的依據:個人知識的外顯化是知識管理重要的一環; (4)具體做法:學校應建立知識社群。嚴格來說,雖然陳文以個人知識問題開始,但是其後的論述皆為組織中知識管理的觀點,其「個人知識管理」近於「組織如何有效管理個人知識」,或是「學校組織中的教師個人知識管理」。
在陳(2002b)的「教師個人知識管理的意義」一節中,除了重申知識對教師專業的重要性,並認為透過教師的個人知識管理,使(1)學習更有效果; (2)使個人專業實踐內容與過程交付更積極的監督與檢視,以提昇教學品質; (3)提昇學校教學品質與整體教育成效。可以看出,陳的教師知識管理是具有比個人更大的目的與動機,並且「知識外顯化」的工作是不可或缺的關鍵。

定義上的比較

因此陳的「個人知識管理」實際上與卓的「個人知識管理」大不相同。這可以區分出兩種不同的定義。但是列出兩種不同的定義前,先由 Frand 的定義開始回顧一下,畢竟從這週開始,相關文獻的收集是由 Frand 開始的,而 Frand 也是目前所找到最早提出 PKM 概念的學者。

儘管 Frand 最初提出 PKM 的時候,使用了 Nonaka 知識螺旋的說法。雖然 Frand 提到,個人知識管理需要的是學習理論、將資訊轉換成為知識的理論,但是 Nonaka 的知識螺旋並非個人學習的理論,而是 Nonaka 為了處理組織內經營管理成功與價值創造的問題,所建立的一個企業組織知識生產的說明模式,在知識螺旋概念中,其實並未討論到太多個人理解的細微層面。Frand 使用到這個理論,也許是因為當時並沒有太多知識理論可用,並且 Frand 當初規劃 PKM 的概念是在為 MBA 的新課程作規劃,透過企業組織的知識流程來說明知識管理,也無可厚非。但是當關注在一般性的「個人知識管理」的時候,從組織知識生產流程的觀點來解讀並不是很適合。

這個不適切在於,從 Nonaka 的觀點,組織的知識創造不外乎組織成員能將其內隱的個人知識外顯化,只有外顯化的知識才能為組織所利用,也才能為組織帶來效益。因此 Nonaka 的知識管理方法強調如何外顯化內隱個人知識。但是對個人而言,外顯化並非個人知識管理唯一的方法。Frand 顯然有注意到這一點,因為在他的課程規劃中,最終重視的是資訊組織、分類與評估的技巧,而非強調外顯化與知識轉移的技巧。而陳文中,儘管邏輯的起源是教師個人知識的重要,實際上處理的方法是統合在組織的知識螺旋的架構下,強調個人知識要外顯化的必要性;但是這個結論,對於教師個人如何做到更好的個人知識管理的技巧,是沒有幫助的。

這不是說在個人知識管理中,不需要任何知識外顯化的技巧。這些外顯化的技巧仍然是重要的,但是個人知識管理與組織知識管理的目的與動機,需要作一區分,直接將組織知識管理的目的放在個人知識管理工作上,會錯失了真正在個人知識管理工作中,最需要探討的,而在組織知識管理中卻無法回答的問題。例如分類的認知工作,知識表徵,資訊超載的處理等等,而將問題提升到更團體的層次,如政策與策略的規劃,知識社群的規劃等等。

根據上述的文獻,也許可以考慮略分為:「個人知識工作技術的管理」與「個人知識工作的管理技術」兩種不同的個人知識管理取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