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章] 山下

..回想之一..
聽著山下達郎的音樂,就像是大學中吹著山風,既擁有一切又虛無的日子。
在樹林中與建築物中遊想的思路的我,像是啞著聲音,擠出歌聲。
像是趴在桌上雕著膠彩的落葉的時候,那是在我第二棟宿舍中發生的事。
然後放棄了外頭租的房子,辭去了書店的零工,交接了系上圖書館的擔子。
開始不是想只在系上,而投身系外活動的日子;大二下,我陷入工作,忙碌帶來了遺忘也帶來了回憶。不久後,我離開了那棟裝有山下達郎的男15舍。
因為想找到一個匹配與相等的安心之地,均衡的地位,雙方都投入了無盡的忙碌之中。偶然想到對方的存在,卻也只得更忙碌的過下去。
關係。
於是乎思念模糊了,超過了記憶與心智的負荷,努力成為紀念物。
而山下的音樂也越來越遠,大約有一年的時間。
形式不是永恆固有的,就所表達之間的意義來說,是不確而多變的。
某人某時,選擇了以忙碌為形式,是為了遺忘一頁歷史,是為了獲得不存在的某樣東西。

(後記:少數當兵時後還寫的出來的東西)

  • 金魚

    讀了很多遍,還是忍不住的想說:)
    寫的真好:)
    讀來有種淡淡冷冷的惆悵~卻又是深深遠遠的思念~
    像是秋天的末尾,冬日的初雪,深沈的冷靜與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