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了一小段波赫士的序

因為佳香的一篇論文中的問題,我翻出了波赫士全集

我那時候喜歡的是黃昏,荒郊和哀傷,而如今則嚮往清晨、市區和寧靜

–布宜諾艾利斯 激情 序言
序不多於一頁。而只這一句押在最後。

  • Anonymous

    〈波赫士的晚年〉
    比我們幸運還是不幸
    他繼承了80萬本書和黑暗
    於是看不到肉眼可以看到的
    以及看到肉眼看不到的
    無盡的夢和現實
    現在夢和現實終於成為一體
    不分晝夜
    像穿牆的幽靈
    隨著他心血的潮汐
    循環起伏
    當你在街角佇足沉思的時候也許會遇見他
    在時間的拱門擦肩而過,他會對你說
    一滴水掉入大海該如何區分自己呢
    他自己也不知道
    是過來的還是過去的波赫士寫下那些波濤的話語
    80萬本書還沒有說完延伸的故事
    黑暗也還沒有完全覆滅光芒
    僅僅憑藉不斷發芽的字母
    他就可以把斯芬克司的謎面扭轉成謎底
    在廢棄的聖壇
    在交叉路徑的花園裡
    他是夢見我們和被我們夢見的人

  • chchen

    1955年10月波赫士(Borges)被任命為阿根廷藏書約80萬冊的國立圖書館館長.他是盲人館長,"認為書籍與共盲之共存正是神的證明".
    波赫士的巴別塔圖書館一文中(Borges."The Library of Babel"1964),提到有一所圖書館,包括了所有的動詞,所有的一切都已寫好,它是指"上帝的話"(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邏各斯(the logos),但其代表的意義卻不斷崩解成無意義,向內塌縮成無止盡的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