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停止搜尋轉愛訂閱: 如何數位的訂閱

p. 延續 “前一篇":http://www.xxc.idv.tw/blog/xxc/km/stop-searching-go-subscribing-1.html 。下半段的內容介紹哪些工具可以利用。包括:RSS、電子報、網路資訊訂閱服務、社會性的訂閱等等。
p. 大部分都是基本常識,不過因為這是一份紙本的月刊,考慮到讀者可能不那麼熟悉網路,所以又多囉唆了一些。我自己比較喜歡的是小結的部份。
bq. 資訊檢索的資源與檢索技巧,的確是很重要;但是當我們焦點放在「個人知識管理」,而不是「個人資訊管理」的時候,應該著重的反而是如何能有效的「掌握」資訊,並轉換成知識的部份,而不是有效的取得資訊的部份。


h2. RSS 閱讀器
p. RSS這種格式事實上也已經存在多年,其好處也應該都廣為推廣過了。如果讀者還不是很了解RSS,可以透過一段非常清晰易懂的「 “RSS簡單懂":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1881080775770831914&subtitle=on&pr=goog-sl 」的影片,只要三分鐘,就可以搞懂為甚麼所有新聞網站、Blog、Web2.0的網路服務都必須加上RSS這個小東西。
在這篇影片中,將使用RSS簡化為兩個動作。
# 首先,要先註冊一個帳號。目前我推薦使用 “Bloglines":http://www.bloglines.com/ 或 “Google Reader":http://www.google.com/reader 。
# 帳號申請成功以後,只要將來在網站上看到RSS的圖樣,點下去便可以開始訂閱該網站的內容。
p. 就像我在文章開始處所說的,我相信RSS是個相當有效的訂閱工具。任何人都應該嘗試著根據你的興趣與嗜好:不一定要是嚴肅的,像是美食、電影、音樂、親朋好友的Blog等等,親自的使用一陣子看看。
h2. 為甚麼沒人訂閱RSS?
p. 我會提出這種主張,是有一段心路歷程的。
p. 以往,我會將我認為資訊豐富的網站收在「我的最愛」裡面,然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定期巡視」,看看網站上有沒有更新的資訊。這是非常傳統的網路訂閱作法。但是,只要收的書籤逐漸累積,要巡視的網站就越來越多,範圍也越來越大,結果不是巡視的週期越來越長,到了一個臨界點以後,就開始鬆懈。漸漸的,我的最愛裡面塞滿了三個月以上沒去過的網站。然後又漸漸的變成都是半年沒去過的網站…..最後,我發現我已經不愛「我的最愛」了。而我2004年開始使用RSS閱讀器,正是用來拯救這種問題的新工具。透過RSS,我可以將所有我想要訂閱的網路資訊,整合同一個頁面或軟體之內,再也不用為了更新情報而東奔西跑。
p. 但即使許多網站或網路服務,都已經紛紛加上RSS,但是使用的人畢竟還是少數。我曾經隨意抽樣的問過身邊的研究生與大學生,以及在演講教學的時候問台下的學生–這些理應是網路重度使用的族群–卻發現往往是一整班(約25人)只會有一兩個有使用過,比例不到一成。即使是美國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根據emarketr.com今年六月公佈的調查報告,訂閱RSS的使用者的比例同樣也不到一成 (http://www.emarketer.com/Article.aspx?id=1006359) 。
p. 我自己有時也會為這種現象,感到困惑。因為我自己絕對是個RSS的重度使用者,我使用RSS匯集我所有能匯集的資訊:朋友的動態、社群的動態、相關主題文獻的更新、所購買或使用產品的公告、報紙雜誌專欄;RSS閱讀器就是我的資訊入口。
p. 我自己非正式的訪談了一些朋友,我能想像到的原因,可能有幾個:
# 除了Blog系統以外,國內中文堪用的RSS內容,實在不多。儘管表面上一些大型的內容網站,如報紙網站等等,也都將內容加上分類的RSS,但是格式不是錯誤百出,要不然就服務不穩,還有就是對內容極為吝嗇,只有一點點的摘要,極其難用。我一直懷疑這些開發功能的人,到底自己有沒有使用RSS的習慣?所以有時候我還寧可特別用其他的工具,將網站頁面自行轉換為RSS,再加以訂閱。
# 大家習慣被動的接受新資訊。新聞給什麼,就看什麼;Yahoo首頁給什麼,就看什麼;現在流行什麼,就看什麼。
# 網路搜尋實在太方便了。只要檢索,就會有看不完的資料。只要收集到夠多的資料,即使沒有真正理解資料的內容,也會讓人產生一種安心感,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相關的知識。
h2. 電子報
p. 網路時代的來臨,使得只要有少數人有心,就可以經營起這樣的媒體;即便沒有太多的原生內容,但擔任起資訊匯集的工作,也是具有相當的貢獻。以圖書館這個主題作為例子,以前 “姜義臺先生的圖書館新聞":http://www.lib.pu.edu.tw/~jiang/lib-science/lib-news.htm 、 “電子報":http://www.lib.pu.edu.tw/~jiang/E-news/index.html ,到後來 “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發行學會電子報":http://www.lac.org.tw/index_epaper.htm ,都提供了這樣的功能。個人網頁,電子郵件型態的電子報(Newsletter)、論壇型態的電子郵件通訊(Mailing list),都是在第一波網路時代已經蓬勃發展的網路傳播模式。才幾年前,網路上有各式各樣主題的免費電子報可以訂閱,也隨時有各式各樣的電子報創刊,宣告為自己發聲的個人媒體時代來臨。
p. 但是近來電子報的經營盛況似乎稍稍消退,許多免費電子報平台也開始縮減規模。如Yahoo奇摩的電子報服務平台於2007年10月 “關閉服務":http://tw.help.yahoo.com/letter/letter-close.html ,有台灣電子報之父陳豐偉主持的智邦生活館電子報平台, “也於2007年11月關閉所有非公益電子報免費發報的服務":http://www.csr.url.tw/index.php?load=read&id=12 。但是,這並不表示現在就沒有值得訂閱的電子報了。事實上,仍有許多電子報維持相當的發行量,也能在短期內爭取到相當的訂閱數量。論壇型態的電子郵件通訊 (Mailing list)是國外仍然常見,以往國內一直十分少見,但最近也能發現有一些中文的實踐社群開始學習利用起Mailing-list服務作為社群交流的平台,也因此累積了不少的有用資訊。對於許多專業學者來說,訂閱特定國外學術社群的mailing-list,一直是掌握最新學術動態的要訣。
p. 電子郵件型態的訂閱,有兩項優點:首先,收下來的電子郵件容易備份與整理;其次,電子郵件是透過郵件軟體閱讀內容,對於某些工作者而言,電子郵件軟體的收信夾是時時必須檢查的優先項目。
h2. 網路資訊訂閱服務
p. 比起需要人編輯的電子報,更進一步地,我們可以利用起自動化的網路服務,將特定資訊的內容,直接寄送到我的電子郵件信箱中。這相當於有機器人,幫我進行自動化的主題資訊收集工作,比起前述的人工資料匯集更系統化,能收集到更為齊全與即時的資訊。早年(1999) Openfind曾經有提供過這類的服務,稱為「CIA網路情報員」,不但可以自動搜尋網頁資料,也能搜尋BBS資料,相當了不起。但是後來這些服務,大半隨著第一代網路泡沫的破滅,都漸漸消失了。不過,挺過網路產業低潮,帶起新一波高潮的Google仍然有提供這樣的 “Google Alerts":http://www.google.com/alerts 服務。Google Alerts可以訂閱的資料類型包含了新聞、網頁、Blog文章、Video、Group(即前述Mailing-list類型的網路服務)這幾種類型。
p. 工具(也許)只是工具,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讀者也許會這樣問,這不是跟搜尋差不多嗎?骨子裡不還是搜尋嘛?其實還是有一點點不同。就我個人的心得,我覺得「訂閱關鍵字搜尋」對我最有幫助的地方,不在於他真的多方便幫我找到資料:實際上搜尋引擎本來就做得到。我自己認為,幫助最大之處是在我「計較」要訂多少關鍵字,要訂哪些關鍵字的過程中。這個「計較」,讓我要去構思出一個應該聚焦的知識的主題範圍出來,並且將它用一個關鍵字表徵出來。關鍵字下的太大,會收到一堆垃圾;下得不好,會收到不相干的東西。這個計較與調整關鍵字的過程,其實是滿有趣的,同時這也會逐漸深化個人對某個議題的了解。
h2. 社會性的訂閱
p. 我們也能透過社群同好的協助,幫我們更有效的收集或過濾資訊。有許多各式各樣的社群論壇、討論區、BBS等,也都能幫助我們收集相關主題的資訊。到了Web2.0時代,有許多線上書籤服務或線上書籤社群,如del.icio.us,Digg等等,中文世界中則有黑米(Hemidemi),智邦生活館的MyShare,以及最後發表的Funp等等。有些特定主題的Wiki網站,其實也會聚集許多相關的同好,進一步交換最新的資訊。
p. 有這麼多社會性的訂閱管道與平台,那個比較好?這其實很難有標準的答案。因為不同的主題,有各自不同的平台。而即使是類似的主題社群,在不同的平台,也會因為聚集了各種不同人,而發展出不同的文化與特色。而那種文化比較好,這就需要個人自己下去參與,才能判斷了。
p. 其實社會性的網路服務所涉及的知識管理策略,已經會超出這篇文章預設的「訂閱策略」的範圍了。
h2. 小結:個人知識管理或個人資訊管理
p. 這回應到一個基本的前提:知識是一種能力。缺乏這種能力,在怎麼樣累積資訊,都不會自然而然的變成知識。
p. 其實,我們已經有太多的資訊了。在網路上、電視、廣播、書店、圖書館、塞到信箱裡面的傳單與廣告郵件、簡訊、公文、工作中各種報告文件與檔案,每個人每天不管願不願意,都會有一堆新資訊湧入我們的感官,塞到我們有限的腦細胞裡面。只要你願意,在網路上任意的一個檢索,馬上就會有無盡的資訊可供取用。但是,即使資訊的檢索與取用已經便利到前人無法想像的境界,我們卻不會因此覺得自己會因此變得比我們上一代的前輩更聰明,或變得更有知識。相反地,過多的資訊使得我們更傾向「漠視」它,使得「資訊」變成混雜、失焦且失去意義的「背景雜訊」。進而,我們感到心中空虛,感到焦慮,想要振作努力獲取更多的新資訊,卻往往只是維持幾天的雄心壯志,最終以徒勞無功收場。
p. 為甚麼,資訊越多,越沒有辦法轉化為知識?根據Bateson在《心智與自然》中的論點,這是因為所接受的資訊的數量或品質,都與「是否有知識」一點關係也沒有。「知識」是不可數名詞,並不是一種可以被計量的東西,而是只能被落實在個人自身的一種「修為」與「狀態」。任何人都可以付錢買回資訊品質堪稱一流的大英百科努力研讀,或是免費下載字數六倍於大英百科的「維基百科」,但是這仍然不會幫助我們馬上變成為一個有知識的人。這是由於,知識工作者的價值,就是基於「掌握與創造資訊的能力」上,而不是基於所庫存的資訊品質與數量上。而我認為,不論是「掌握既有資訊」或是「創造新資訊」,都是一種個人主動建構意義的過程。而這兩者才是知識工作的前提,而非不顧一切的蒐集、囤積、整理或生產資訊。
p. 或者,我們可以想像,自己小時候學習語言的過程。我們說一個小孩「學會講話」,並不是說他像鸚鵡一樣,記憶著符號的發音而已,而是在於他能夠掌握語言,並且能利用語言創造出新的意義。在幼童學習語言的過程中,我們很難明確的指認出,何時他在「搜尋資訊」或「搜尋學習素材」。實際上,幼童無時無刻的在接收資訊。他們的資訊行為是由瀏覽、偶遇、理解、詮釋訊息開始的。接著,他們學會掌握所有訊息中部份有意義的訊息模式:「語言」。學會一種語言的人,由於有了語言的認知架構,他能夠判斷出應該捨棄哪些訊息,掌握哪些可供理解的訊息。能夠學習到這種地步,我們才會認為這個小孩已經具有語言的知識,而不只只是能記憶語音訊息的鸚鵡而已。個人知識管理,也是如此。資訊檢索的資源與檢索技巧,的確是很重要;但是當我們焦點放在「個人知識管理」,而不是「個人資訊管理」的時候,應該著重的反而是如何能有效的「掌握」資訊,並轉換成知識的部份,而不是有效的取得資訊的部份。換句話說,個人知識管理的技巧在於能夠有效的解決前面舉例的「請客應該訂哪家餐廳」的問題,而不是回答「如何找出台灣餐廳美食百科」的問題。
bq. 註:此文標題,乃戲仿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 1928-1999)的電影《奇愛博士:我如何學會停止憂慮轉愛炸彈》(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 1964)。同樣的戲仿手法,以趨勢大師詹宏志的「我如何停止憂慮轉愛廣告」最為膾炙人口。

  • Firefox也提供蠻簡單的rss訂閱功能,在此之前我還是使用rss的訂閱軟體,將rss訂閱與瀏覽器合在一起是個很聰明的作法;軟體又不是每天想到都會開一下,但瀏覽器一定每天都開啊!不過在訂閱數越來越多的時候,想必rss又會重蹈「我的最愛」的覆轍了,尤其某些更新過於頻繁的網站(每天發表一堆新聞、心得、分享文)。
    搞不好未來可以結合標籤功能,來個標籤+rss訂閱的混種也不一定。

  • AlanLive

    我訂閱了一千多條 Feed,包含 Blog、論壇、新聞、入口網站、圖片及追蹤搜索,內容加起來有數千上萬,每一個 Feed 對我來說,就像是去圖書管 ( 網路 ) 借來的書,但只有目錄,然後利用 RSS Reader 從一堆"我自己挑的"書目錄裡面找 (搜尋) 出想看 ( 或者感興趣 )的內容。所以線上 RSS Reader 對我來說,是一個"私人的"大型圖書館,可怕的是,它是可以移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