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的誤讀與發展(links for 2006-08-24)

知識的誤讀與發展

前幾天才談到知識的傳承與失傳。另一個講法,也可以說是知識的理解與誤讀。這天剛好看到這篇翻譯文章《不要談思想史》, 便一口氣讀完了;覺得跟這個講法有箱通之處。經濟學可能是社會科學中,最接近嚴肅「科學」 的學科;但是如果讀Blaug這篇文章,便會發現整個經濟學知識的發展,充滿了各種對前人的「誤讀」:對亞當‧史密斯「看不見的手」的誤讀,對Coase 的Coase定理的誤讀。好玩的是,這些誤讀者不但不是沒有知識之人,反而都是一代宗師,並主導了數十年對於前人概念的詮釋。

說到誤讀,馬上想到 Harold Bloom 的誤讀理論。作為一個文學批評的理論,Bloom認為現代詩歌藝術的創作,都是來自於誤讀:

誤讀是種創造性的校正,實際上必然是種誤譯。一部成果斐然的詩的影響的歷史,……是歪曲和誤解的歷史,是反常和隨心所欲的修正的歷史,沒有這一切,現代詩歌本身根本不可能發生。(《影響的焦慮》,徐文博漢譯,北京三聯,1989)

 Bloom 反轉了誤讀的負面意義,賦予其創作的正面意義。而Blaug自己也提到了Derrida與傅柯。文學理論是否能用在科學知識論上面,是一個問題。關鍵在於「科學發現」與「創作」是相似著多,還是相異的多的問題。

其他本日網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